Loading……
中国药都——樟树药文化知识,你需要知道这几点!
来源: 发布日期 : 2018-05-10 打印 【字号

 

江西樟树是全国唯一获权威机构中国中药协会认定的“中国药都”,它以中药业著称于世,自古就有“药不到樟树不齐,药不过樟树不灵”的美誉。中药业是樟树宝贵的古文化遗产,也是樟树古代经济发展的重要历史篇章,更是我国中药业宝库中的绮丽瑰宝。自东汉建安七年(公元202年)著名道教创始人之一葛玄,到阁皂山修道炼丹,采药行医算起,经过1800多年的演变和发展,樟树药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药材交易、药材炮制、药膳、药业信仰等风俗,还形成了全国最大的药帮——樟树药帮。千万人的赤诚奉献,千百年的艰苦创业,千万次的反复实践,才建立起与人类生命息息相关的医药千秋大业,成为今日的药都——樟树。

樟树药文化发展史

樟树中医药业源远流长,其起源与发展几乎与中华医药史同步。纵观樟树中医药的发展历史,大体可以分为起源、兴起、发展、鼎盛四个历史时期。

一、起源

樟树的考古资料证明:早在原始社会晚期,樟树筑卫城、樊城堆地区的先民,已经开创了古老的原始文明,不仅学会了农织渔猎,制陶建室,而且初步懂得并应用原始医药卫生知识,例如:用火焙烧居室的墙壁和地面,以避湿驱寒;用烧热的泥土、石块缓解某些腹痛和不适;用石砖、骨针治疗人体局部关节疼痛等等。这些原始医药卫生知识,对后来樟树医药活动起着开源拓流的作用。

进入殷商时期后,樟树吴城地区的先民对医药卫生知识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巫祝们在祭祀祈祷的同时,也用自己的医药知识为人驱邪治病,这是巫、医混同时期。随着酿酒技术的发明和发展,人们懂得了酒既可以使人兴奋,也可以使人麻醉,进而学会了利用酒的这种特性来治疗某些疾病;后来,又懂得了药物浸酒的方法。因而在樟树中医药界一直流传有“酒药同源”之说。

二、兴起时期

东汉时期,道教创始人张道陵曾在樟树阁皂山一带以符箓驱邪治病为手段,进行布道传教,因此,张道陵被樟树医药界奉为“医道同源”的创始人。东汉末年,道教灵宝派创始人葛玄在阁皂山采药炼丹,治病施诊,创立“葛家道”,开创了道教采药治病之先河,带动了阁皂山附近村民的采药行医活动。从唐朝廷组织苏敬等人编写的我国第一部《新修草本》来看,收录的药品844种,其中樟树阁皂山所产的药材就有茯苓、沙参、乌药、葛根、乌首等200余种。阁皂山麓、赣江之滨的古代淦阳一带,地势低洼,常有洪水为患,水灾之后,往往流行瘟疫,到三国孙吴时期,阁皂山民将采集的中药,或巡诊于村舍,或摆摊于淦阳,悬壶施诊,从而开创了樟树医药业之先河。阁皂山亦为今日之药都源地,葛玄被樟树药界奉为“医药同源”的“奠基人”。

 

 

三、发展时期

樟树成为今日的“药都”,为中药材交易,集散,加工炮制之地,奠基于唐宋。唐代“药圩”,宋代“药市”,为明清时期樟树中药业的鼎盛奠定了深厚的基础。樟树“药圩”的形成,始于唐代。唐开元四年(公元716年),江西通往广东的古驿路“大庾岭道”开通,它是南北交通的大动脉。处于这条“官道”中心的淦阳城(今樟树)即成为沟通中原与岭南的交通要津。凭借袁赣二水与南通北达的驿路,或达京师,或至吴楚,或走湘桂,或通闽浙,为药材的集散、中转提供了极好的条件。樟树则成为南来北往、东临西达的药材集散、中转之地。四方药商逐渐增多,“药圩”显然不足以适应日益发展的药材市场的需要。“包袱水客”迫切需要一个固定的相互交流的场所,一时销售不了的药材,也需一个稳妥保管地点,来往药商也需落脚之点,于是“货栈”、“药行”等应运而生。至宋代“药市”也就逐渐形成。医药兼备的“药店”相继出现。北宋元丰(1078-1085年)年间,樟树地产“商州枳壳”、枳实,又以它上乘质量,每年作为贡品向皇宫进贡15斤左右。南宋绍兴二十四年(1154年),著名史学家、名医徐梦莘所著《集医录》问世,为樟树最早的医学著作。元代至元十六年,南宋遗民侯逢丙,耻于仕元,举家从庐陵(今吉安市)迁至樟树开设“侯逢丙药店”济世度人,“设肆制药”,所制饮片成药享誉东南,成为樟树药史上首创设厂制药的著名药师。 樟树在唐、宋、元三代约700余年的时间里,形成“药圩”,并进一步发展为“药市”。药行货栈应运而生,药店药厂渐次开设,名医药师不断涌现,医学专著相继问世,为樟树中药业走向全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四、鼎盛时期

樟树中药业,在明清时期的400余年中,已进入全面发展、鼎盛时期。其主要特征是: ①经营形式、管理办法、采购销售、药商食宿等都有它自身特点,独树一帜的行、号、店、庄遍布全国,同时也引进“外商”,在樟树设立字号,形成“以我为主,主客并存”的药业体系。清道光初年(1821-1850年),樟树镇内有药材行、号、栈、庄近200家,其中药行所占比例大,号称“四十八家药材行,还有三家卖硫磺”。在这 200家店中本地药商经营的有百数十家,外地药商以河南、安徽人为主,开设店、栈50余家。 ②以人才、技术幅射全国,并以“乡谊”、“亲谊”为纽带,专业技术为基础的樟树药帮逐渐形成。它虽非官方组织,但高尚的药德,严明的帮规,高超的技术,雄厚的资金,是与其它政治为背景的“帮会”有区别的,它是促进中华医药事业的发展,繁荣社会经济的民间组织。樟树药帮的形成,是与樟树人向外开拓分不开的。 樟树药商以樟树为“大本营”,通过三次外出经商的高潮,逐渐形成了以湖南的湘潭、湖北的汉口、四川的重庆,加上樟树四个中心据点,各据点又再向四周扩展,遍及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安徽、河南、山西、陕西、辽宁、吉林、甘肃、广东、广西、贵州、香港等二十个省、区、市、地区。樟树药商到外地的确切人数,历经数百年,惜无记载,难以查考,但即使在樟树中药业已是衰落的民国时期,据统计也有七、八万人,那兴盛时期人数之多就更难想象了。“樟树药帮”在组织上进一步的健全,反过来又促进了“樟帮”药业经营的发展,形成了以樟树为中心的全国药业网,与当时的“京津帮”、“四川帮”三足鼎立,互相抗衡,并以它独特的技艺,卓越的管理,众多的人员,雄厚的资金,占有长江中下游和珠江流域一带广阔的药材市场。 ③以药、医结合,药材集散与药材加工炮制同步发展。樟树中药业发展到鼎盛时期,已不仅仅是药材交易、集散,而且是“药材技术中心”,它以独特的鉴别技能,科学的收藏保管,技艺精湛的加工炮制,质量上乘的成药产品,而获得“药不到樟树不齐,药不过樟树不灵”的美誉。“药”为什么要到樟树则齐?除了各路药商、各路药材齐集樟树,品种齐全外,还有经过加工炮制、各种性能的药也齐,这就是药业技术领先,简言之谓“科技领先”,药到樟树“则齐”,药过樟树“则灵”,正是千千万万无名药师药工在千百年反复实践中的发明创造。 明清时期樟树药商,在经营体制上独树一帜;在药业组织上形成“樟帮”;在经营性质上进行独创。由单纯的药材交易、集散、经营性转变为和专业技术性同步发展,以“科技领先”,从而促进了经济大发展,迎来了樟树药业的鼎盛时期。

  樟树药俗

樟树药俗包括药材交易风俗、中药炮制、药膳、药业信仰等。樟树药俗最早始于东汉。建安年间,道教灵宝派创始人葛玄入阁皂山结庐而居,采药炼丹,开樟树医药先河。后其侄葛洪继承葛玄衣钵,采药行医,炼丹制药,往来于樟树阁皂山、南昌西山、峡江县玉笥山、广东罗浮山之间,使樟树采药施诊逐渐成为专门行业。南北朝时期,樟树药业人员有了简单的分工。宋末宝祐六年,樟树镇建“药师院”,供奉药师佛,祭祀药王和求神医病。明万历年间,改建“药师院”,更名为“药师寺”。清康熙年间,樟树药业趋于鼎盛,享有“南北药材之总汇”的美誉。在此期间,樟树药商组建“药王会”,“药师寺”改称“药王庙”并奉孙思邈为药王,清嘉庆、道光年间,樟树药帮正式形成,为全国三大药帮之一。光绪十三年,樟树药商集资公建三皇宫,供奉的神祇有伏羲、神农、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、皇甫谧、孙思邈、李时珍等十三位医药学大师。此宫成为药商交易场所、药帮活动中心,每逢四月二十八日(孙思邈生日)和八月十五日(葛玄“白日飞升”之日)于药王庙举行庙会,招徕四方药商交流。在此期间,各药号老板、先生都到三皇宫为药王先师拜寿,群众大多前往药业祖山阁皂山祭祀葛玄。药王会期间主要活动为祭祀药王、戏班唱戏、打拳舞狮等,常持续三天左右,通常有数万人参加。每逢除夕,药界同仁向药王礼拜辞岁,大年初一又聚三皇宫团拜。

樟树药材炮制过程可细分为药材的鉴别、抖择、切制、炮炙、加工、贮藏等。药材鉴别,俗称“识药”,全凭手、眼、口、鼻、耳来分辨药材的品种真伪、质级。药材抖择,即对药材进行选净、分级,俗话说“药抖干层灰”。药材切制,有洗药、润药和切制三个环节,各有讲究。洗药包括洗、浸、泡。有的药材要浸泡多时,有的草类药材则要“抢水洗”,不能浸泡。润药是为了便于切制,润药讲究“润功”,润功之重要,在于不失药物有效成分。切制是根据药材形态和质地,加工成片、段、块、丝等各种式样的咀片。樟树切制饮片最讲究“刀功”。各店号最佳刀工被称作“头刀”。药材炮炙又叫修治,是樟树药业最具特色的传统工艺,主要是起到清除杂质、矫正气味、降低或消除毒性,以至改变药物性能的作用。一般有水制、火制、水火共制三种方法,而以火制者居多。

樟树药膳

樟树药膳品种丰富,有药菜、药糕、药饼、药粥、药粉、药清汤、药酒等。药膳继承传统,科学创新,配方严格、选料严谨、注重烹艺、讲究口感,做到切配精细、配伍合理、火候到家、烹制得法,色、香、味、形俱佳,达到食疗效果。

 

樟树药交会

新中国成立后,樟树中医药业迈入振兴时期。自1958年开始,樟树恢复了中断多年的药材交流会。至今,“樟交会”已经成功举办了47届。樟树是全国三大药材交流中心之一,在全国药界享有盛誉,有“中国药都”之称。1958年10月,解放后的第一次樟树全国药材交流会在清江饭店举行。到会代表100人,成交(订单)金额150万。

2016年10月16日至18日,樟树第47届全国药材药品交易会举行,此次药交会共有700余家药企前来参展,省外参展药企占八成以上,包括广州白云山、云南白药等30余家国内一线知名药企。参会医药厂商1万余家,参展品种9000余种,参会代表超过10万人,开幕式当日成交额达37.2亿元。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Loading……